K

💙💚

病 09

宛如一只犬句:

01




09




王源被他压得难受,用手臂格挡住他的入侵:“你要做什么?“




王俊凯的手从对方的腋下穿过钳制着他,嗓音透着沙哑的暧昧:“我没要做什么呀,你希望我做什么呢?”




王源显然不相信他的话,死死地咬着牙关,但即使这样王俊凯都能听到他牙齿在轻轻打颤的声音,他搂着王源往旁边一翻,对方就变成了趴在自己怀里的姿势,小傻子大概是觉得丢人,挣扎着就要起来,王俊凯拍他的屁股,说:“别动来动去的。”




“我不要这样!”王源好像很排斥这个姿势,扭着身子就要出去。




不过比起王俊凯的力气,他的抵抗简直是杯水车薪,对方就像老鹰捉小鸡似的玩弄自己,王源眼睛都急红了,直觉告诉他王俊凯现在很危险,即使他对这样的事情并不熟悉,但这绝对不是两个正常的男生会做的事情,正当他的情绪到临界点的时候王俊凯却忽然没有了下一步动作,很不可思议的,他手上的力道慢慢松去,低下头用嘴唇蹭了蹭自己的眼帘,说:“笨蛋,你在害怕什么啊?”




王源被他莫名其妙的话弄得迷糊了,可更让他不解的是王俊凯的动作。




他在亲自己吗?




王源被迷惑了,可他还是没有掉以轻心迅速地挪回自己的角落了,胸腔里的心跳快得像擂鼓一样,他悄悄地捂住心口的位置。




这又是因为什么呢。




王俊凯倒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的突然心软,毕竟这一系列的动作也没有什么确切的目的性,看到王源手忙脚乱的逃开他觉得已经达到了恐吓的目的,不过当王源蜷到床角的时候王俊凯又有些不爽了。




“喂,你要把被子扯到哪里去啊?”




王源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把所有的被子都卷走了,他怕王俊凯再百般刁难,立刻把被子全都推了回去,嘴里一边道歉。




王俊凯看他明明很怕冷还把脚都露在外面更加生气,把他拽回自己的身边说:“好好呆在这儿。”




“不要……”王源微张着嘴唇嗫嚅,王俊凯彻底不乐意了,用双腿缠着他的不让小傻子再跑走了。




“乖乖呆着,”王俊凯揉着他的腰,笑容阴恻恻的:“听话点,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会对你做什么,”




王源这下彻底不敢动了,趴在他身边睁着眼睛惨兮兮地看他,王俊凯倒是舒坦了,隔着衣服探索着他的身体,他也不知道小傻子身上有什么好摸的,可是手就是不想停下来。




真是邪门儿了。




王俊凯想,脑子里却巴不得能够再深一点地去了解手掌底下的人了。




王源也没有到那么粗神经的境界,王俊凯的抚摸从一开始的惩戒逐渐变了味,他能感觉到皮肤上那份不断游移的灼热温度从后颈一直蹭到尾椎,然后钻入他的大腿里去,那个动作通过神经的传递像是有小虫子在啃他的血肉一样微微发麻。




“唔……”王源忍不住低哼,身体却控制不住拢紧了,死死的把王俊凯的手夹在了腿间,他痒得厉害,可是又似乎分不清根源,王源颤声道:“别……”




王俊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似乎越来越没度了,可是王源的反应也太过激烈了,小傻子的脸怎么会那么烫,嘴唇像是刚刚才吃过了石榴般又软又红,连眼梢都染上了一层薄粉。




王俊凯不把手抽出来也没有继续的动作,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终于笑了,他盯着王源无所适从的神色,坏心地说:“小傻子,不会才这样你就有反应了吧。”




10

病 08

宛如一只犬句:

01




08




水声早就停了,王俊凯等了半天不见王源出来,他耐不住性子过去推门,王源就坐那么一动不动的站在镜子前出神,看到自己进来连忙质问:“你怎么进来了!”




王俊凯站到他跟前说:“你又没锁门。”




王源说不过他的歪理,心里却很拒绝跟他共处一室,说:“你出去,我还没弄完。”




王俊凯抱着手臂不走了:“洗好了就快去睡觉,厕所有什么好呆的。”




“……”




王源在心里抗议,到底是谁让他连觉都不能好好睡,王俊凯不给他犹豫的机会,说:“你要是不想睡觉我们就来整理资料吧,反正迟早要弄完。”




王源苦着脸走出去,难道对方真的看不出来自己是什么事情都不想跟他做吗,王俊凯已经拿电脑上了床,他抬眼看了一下王源说:“你杵在那儿干嘛呢?”




王源环顾了一下周围可以拿的凶器,最后选了一个靠枕坐到王俊凯身边。




“进来啊。”王俊凯帮他盖上被子,怪罪得十分理所当然:“受凉了可怎么办。”




王源用抱枕挡掉自己的半边脸,怎么感觉耳朵又开始发烫了,不过虽然王俊凯看起来总是很散漫的样子,做出来的调研却很细致,事实上已经编辑出来的部分几乎接近完美,王源也不知道该提什么建议只能默默学习,王俊凯见他也不说话,把电脑往他腿上一搁,说:“你先做,我想知道你的思路是不是一样。”




“好。”王源接下电脑,对照着自己的笔记把内容加上去了,王俊凯看了一会儿觉得困,把头挨在对方的肩上小憩。




王源不大情愿他靠得这么近,可是来的路上他在王俊凯身上睡那么久,自己怎么好意思拒绝。




他只好定了定神尽量让自己不要太去在意那个人的姿势继续打字了,等输入完资料王俊凯已经睡熟。




气氛有些尴尬,王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叫醒他,王俊凯睡着的样子安安静静的,从这个角度能明显地看到他浓密的睫毛和微张的嘴唇,一点也没有平常小霸王的样子。




其实他那么优秀长得还帅,为什么就是喜欢捉弄自己呢。




王源不解,小心翼翼地伸手戳了戳王俊凯笔挺的鼻梁,似乎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肆无忌惮地摸老虎的屁股。




他平常老喜欢掐自己的脸。




王源想到那只手都觉得腮帮子发酸。




有什么好捏的啊……




王源好奇心泛滥,正想摸一下王俊凯的脸不料对方突然睁开眼,死死地攥住了自己的手。




其实从他碰到自己鼻子的时候王俊凯就醒了,小傻子肯定是以为自己睡了胆子都大了许多,他看着王源慌张的样子压到他身上,眼睛里幽光闪烁:“你在干嘛?”




王源不知道要怎么去解释自己的动作,他似乎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自己怎么会蠢到有王俊凯睡着了就变成好人的错觉。




王俊凯看他不说,指尖在他的脸上游走,“刚刚动我哪儿了?是这儿?这儿?“,他抚上王源饱满的嘴唇,小傻子轻轻抿着的时候嘴角形成一个很好看的弧度,王俊凯微眯起眼睛看他,”还是这儿?”




王源慌乱地摇头:“我没有!”




然而王俊凯并不会错失这个可以惩罚他的绝佳机会,托着他的后脑勺,说:“我刚刚明明感觉到了,你用手……”他拉过王源的手往自己的唇上去,声音低哑得如同蛊惑:“摸了我这里。”




他撒谎!自己才没有动那个地方!




王源急急地摇头。




但王俊凯才不会跟他讲理,仍然保持着道貌岸然的样子,凑在自己的耳边说:“怕什么,你想做什么就做,我不会怪你的。”




他突然转变态度的样子让王源愕然,可是他怎么还敢再动王俊凯分毫,那个人的目光和狩猎的猛兽一般,似乎自己只要轻轻地呼吸一下都会被撕碎,王源慌了神,连忙认错:“对不起,我不这样了……”




说罢他就想要逃开王俊凯的桎梏,然而对方手上的力气却突然加重了,王源惊猝地睁大了眼,发现自己怎么也挣脱不了了。





病 07

宛如一只犬句:

01




07




王源找到了抵抗暴政的良方,那廂王俊凯却并不知情,一行人来到了酒店才被告知居然有几间是大床房,王俊凯瞟了一眼王源还云里雾里的样子把两人的身份证递过去要了一间大床房。




“过来。”




王俊凯向他招手,王源扁着嘴跟了过去,看起来心不甘情不愿的。




本来他已经想好了要和王俊凯划好楚河汉界互不干扰,没想到一进房间就傻了眼。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只有一张床!




王源才不要和王俊凯睡在一起,拿着房卡就想下去换,王俊凯阻拦他冷着眼说老师的工作已经很重了你怎么还要给她添麻烦。




“可是……”王源犹豫地看了一眼那张孤零零的床,最终还是妥协了:“好吧……”




他们这回的任务是调研博物馆的展物,大家放好东西就分组出动了,王俊凯这才发现王源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路痴,他老是不跟紧,一个不注意就就走到反方向去了。




笨蛋。




王俊凯抓住王源不让他一个人走在后面了,小傻子固执地把手拔出来,只留一根手指让他拉着,王俊凯觉得王源幼稚透了,自己却不依不饶的重新攥住那个冰凉的手掌。




大概是周末的缘故,地铁上简直挤得比肩接踵,王俊凯把王源圈在一个小角落里,因为没有扶手他握着对方劲瘦的腰作支点,身后的人时不时趔趄一下,把他又往前推了推,嘴唇都几乎要碰上对方的鼻子,小傻子满脸红晕,推着他的胸膛说:“好闷啊……”




“还有三站就到了。”王俊凯抬头看了一下路标。




王源讷讷地晃了晃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在腰侧一掐,说:“别发愣了,注意听哪站下车。”




王源被弄疼了,握着他的手腕不准他胡作非为,王俊凯在耳边说不欺负他了,指尖却反复在那块嫩肉上摩挲,王源痒得泪花儿都出来了,那个人的手所到之处和过了电一样酥麻,还得寸进尺地往上蹭到了其他隐秘的地方,王源扭着身体躲避,衣衫凌乱。




一趟车下来被占足了便宜还不敢出声,下了车王俊凯才发现他脸都快红得冒烟了,王源拽拽他的衣服恳求:“以后别这样了。”




王俊凯看起来很是正派,反问:“我哪样了。”




“就是……就是……”王源觉得太羞人,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来。




王俊凯神色如常,说:“好了,我们赶紧去调研吧,再不去天都要黑了。”




他已经往前方走了,王源纠结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一下午收获倒是不小,就是地方太大了有些累人,两人八点多才回到酒店,王俊凯先去洗漱,王源坐在小沙发里发呆,他想两个人住在一起还要睡一张床尴尬极了,况且王俊凯总是动手动脚。




王源叹了口气,那个人对他做的事情都好古怪啊……




王俊凯洗好了澡就看到小傻子神游太虚的模样,他催促他:“快去洗澡。”




“哦。”王源点点头到行李箱前找睡衣去了,王俊凯吹完头发走出去见他光明正大地背着浴室脱衣服,要说男生住一起这样也没什么奇怪的,然而王俊凯却有些挪不开眼,王源已经把上衣脱了,他可真瘦啊,白皙的皮肤就那么薄薄的一层覆载肩胛骨上,脊椎线凹进去,一直到腰缝处才翘起,王俊凯猜他全身上下也就屁股才有二两肉,可偏偏对方就是留着一条小内裤不脱了,他没瞧见自己要看的地方心烦意乱,这可不是他的错,谁叫王源总有让他想要开发的东西,坐在床沿边逮着王源走过来,恶作剧地一把将那件碍眼的小裤子拽了下去。




“啊!”王源尖叫,慌忙地把裤子扯了回来,王俊凯笑得一脸得逞,他又羞又气,大声说:“你这个变态!流氓!”




王俊凯看了他像馒头一样又圆又白的小屁股心满意足,说:“你怎么骂来骂去就这几个词,开个玩笑还不行啊。”




王源气得说不出话来,瞪了他一眼冲冲地跑进浴室里去了,王俊凯一点也不检讨,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病入膏肓了。




08



病 06

宛如一只犬句:

01




06




王俊凯觉得他的小傻瓜满头都乌烟瘴气的,从那天老师把他俩划在一组起王源就是这个样子,不就是在动车上和自己坐一起吗,嘴巴翘得都能拖个油瓶了。




不过他怎么生气也能可爱成这样。




王俊凯的眼底暗潮翻涌,一味地顾着看王源了,完全没意识到潜移默化中已经把对方划为了自己的归属物。




车程有点长,没多久王源就开始左摇右晃的打瞌睡,小脑袋保持着频率一抬一点,半晌还呆呆地半睁开眼看看到了哪里。




王俊凯看着他的动作不厌其烦,过了一会儿像是实在撑不住了就要往窗上面靠,他把王源轻轻搂过来,小傻子倚偎在他的脖子里呼吸绵长,颈窝痒痒的,王俊凯有些不舒服,可却怎么也不想推开他了。




王源感觉自己睡了很冗长的一觉,微微有些晃动的车厢像摇篮似的,他靠在什么暖暖的东西上面,鼻尖都是像被阳光晒过的舒服的味道,等听到靠站提示后周围开始骚动他才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王源揉了揉眼睛,头顶上忽然传来声音:“醒了?”




“!”王源蹭地直起身子,王俊凯支棱着脸看他,小傻子的眼皮儿都因为困倦打了一个双儿,就算这样也没削减那个苦大仇深的眼神。




“你瞪什么瞪。”王俊凯把他捞回来,“给你当枕头态度还这么不好,也不知道刚才是谁扒着我的手不放。”




王源吃惊地微张着嘴,看起来很不相信的样子。




王俊凯继续扯谎,甚至还像是很累一般艰难地动了动胳膊:“我肩膀都被你压麻了。”




王俊凯赌他肯定会上当,心地善良小傻子果然信了,忧心忡忡地盯着他的肩周愧疚的道歉:“对不起……你还疼吗?”




王俊凯看着他像小白兔一样单纯得上当受骗在心里窃喜,一边装作抬不起手的样子说:“你那么重怎么可能不疼。”




王源手足无措,“那、那怎么办?我去向老师要点药油好吗?”




王俊凯一听他提老师就火冒三丈,这傻子每天除了老师老师还知不知道其他人,他一把摁住王源不让人跑了,说:“别麻烦老师,你给我揉揉就好了。”




王源捏着手指很是犹豫:“我不会……”




王俊凯催促他:“随便按按就行了。”




王源是真的担心他,虽然想不明白怎么会睡姿差到趴到人家身上去,但毕竟是自己造成的,他怕自己没试过弄疼了对方,下手也不敢太重。




王俊凯很享受,把手搁在王源的肚皮上让他摁,长久以来难得有一次他没排斥自己的靠近,王俊凯觉得他表现良好,决定住在一起的这几天尽量好好善待他了。




兴许是处于愧疚,王源很难得没有再刻意躲闪,甚至还很主动地帮他拿着书包,他自己的东西本来就挺多,背后背着一个,胸前还抱着一个,站在队伍后面等大家集合的样子实在是乖惨了。




王俊凯从他臂弯里拿回自己的包,王源看着自己怀里空空如也,问:“你还有什么不舒服吗,东西给我吧。”




王俊凯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再动了,圈着他的腰耍赖:”还麻,给我撑会儿。”




王源也顾不得之前王俊凯做过的出格举动,很认真的点点头站在那儿给他当人型拐杖,笔直得像棵小白杨,完全没想起来对方是手压坏了腿上可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去酒店的路上同桌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凯哥你也太厉害了,这才多久王源都快成你的跟班了。”




王俊凯面色不悦,“什么叫跟班?”




同桌赶紧狗腿的改口,“得得,不是跟班,”他挠了挠头,自言自语地说:“那像什么呢?”




他看了一眼王源耷拉着小脑袋跟在他们俩后面不远的地方恍然大悟地说:“凯哥,你有没觉得王源跟小媳妇儿似的。”




王俊凯想了想王源驯良乖巧的样子,觉得同桌说得挺在理,放缓了脚步等王源走上来。




王源对他总还是怀着小心谨慎的态度,始终慢吞吞跟在后面,夕阳把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王源发现脚下就是那人的投影,他忍不住偷偷在上面踩了一下,然后像是发现了可以挑战王俊凯权威的方法一样扑楞楞地迈着小步子一脚一脚地压了上去。




于是王俊凯转过身去的时候小傻子的嘴边都还挂着笑意,灿烂得让他的心跳都漏掉了一拍。




07

病 05

宛如一只犬句:

01




05




在这之后王俊凯明显地感觉王源看到他都绕道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躲他,每天出门的时间都早得完全无法得知,就算在班上也决计不愿意再看自己一眼了,课后还要粘着老师跟去办公室。




至于吗。




王俊凯看着他忙忙碌碌的样子简直想翻白眼,亲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还真当要猥亵未成年似的,他也就是因为王源那一下的不听话脾气上来了想对着干,叛逆心理知不知道,不然自己为什么要亲他,难不成还是被美色所迷。




王俊凯的眼前瞬间就浮现出王源惨兮兮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他在心里咒骂了一声,别说这家伙还真是美色,当时他摆出那副令人想要蹂躏的样子是要做什么,这不就是赤裸裸的要让自己欺侮吗。




王俊凯想想就风雨欲来,是时候他该去问个明白了。




可怜的小王同学并不知道原来在大魔王的眼里他是这么个形象,然而事实全错了,他可不想再和王俊凯有任何交集,王源走到哪儿都提心吊胆的,生怕王俊凯再从哪里突然跑出来做那些奇怪的事情。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中午吃饭的时候王俊凯居然出现在了食堂,他们学校允许中午出去吃饭,学生通常都不大在校园里吃,能在这种地方见到校草的几率几乎为零,于是当王俊凯迈进来的时候几乎整个食堂都沸腾了,王源寻着声音抬头就看到王俊凯直白地盯着自己的目光,他吓得立马把脸近乎要戳进饭碗,心里神神叨叨地祈求对方千万别是来找麻烦的。




当然王俊凯就是来抓他的,他已经观察了好几天王源的日常生活,能逮到机会的也就是午饭休息的时间,现在他正拿着餐盘大摇大摆地晃到王源面前,还没坐下来他眼尖的发现王源拿着筷子的手指都发着颤,他取笑道:“你怕什么呀?”




王源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使劲搬出硬气的态度说:“谁怕了!”




“那你天天躲什么?”王俊凯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王源泄了气不回答他,王俊凯看他碗里的清汤寡水问:“你怎么就吃这么点儿啊,难怪瘦了吧唧的。”




瘦又怎么了!




王源在心里想,自己做错什么了,怎么哪里都不合王俊凯的眼,他闷头扒了两口米饭,忽然就看到对方一筷子伸了过来。




“吃。”王俊凯给他夹了两块自己碗里的排骨。




“我不要……”王源抗议,抱着自己的碗不让他再拿了,吃别人的东西好奇怪啊。




王俊凯以为他在客气,说:“我点了很多你再吃点儿呗。”




王源并不领情,小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的,王俊凯不想自讨没趣,说:“那把碗里的给吃了。”




他是想表现得沉稳一些,可对于王源来说这就是不可抗拒的命令,他怕王俊凯再针对自己,不情不愿的把那两小块肉给吃了。




王俊凯对他的表现十分满意,很赏脸的笑了好几次,饭后还跟着他上图书馆里溜达了一圈。




书没看两眼王源就被他灼热的视线弄得没法继续了,写题目的时候算数也没做清楚,王俊凯本来是准备给他额外的学习帮助,但随便扫了两眼就发现王源的练习册上有好几处低级的计算错误,他指着那个地方说:“怎么这种地方都错,这次还想不想考好了。”




王源还沉浸在不知如何应对的复杂心理中,傻傻地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心虚地把错掉的答案改去了,王俊凯掐了一把他的腮帮子,说:“小傻瓜,可别再这么粗心了。”




他的声音搔在耳廓边令王源警铃大作,如同捣蒜般地赶紧点头,可对方却像是觉得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就是不松手,王源忍无可忍转过头想叫他别闹了,正巧王俊凯也挨过来,两人的鼻尖猛地蹭到了一处。




王俊凯也没料到他会突然变了个姿势,他扯了扯王源脸上的婴儿肥邪笑:“今天这么主动啊。”




“才、才没有!”王源打掉他的手,慌慌张张地抱着作业和课本跑走了。




王俊凯看着他单薄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想,这家伙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下午上课的时候老师说了去上海社会实践一周的事情,王俊凯很没兴致,这种事情最没意思,吃不好住不好时间还长,想到要一大堆人住一个屋子他的处女座基因就开始作祟。




肯定要难受死了。




兴许是因为王俊凯的怨念太过强大,快结束的时候老师居然宣布同学们两两一屋自由分配,这简直是意外惊喜,同桌兴高采烈滴问他:“凯哥,我们住一起吧!”




王俊凯睨了他一眼:“不去。”




他高冷惯了同桌早就习以为常,毫不在意地问:“那你要跟谁啊?”




王俊凯翻了一下眼皮,把视线锁在了王源身上,他果然没有参与同学们热火朝天的讨论,一个人在那儿认真的听其他同学说话,王俊凯忽然有些同情这个孤单的小可怜了,他想了想漫不经心地举起手说。




“老师,我和王源一组。”




06

病 04

宛如一只犬句:

01




04




原本王俊凯脱口而出的时候自己都愣了,这下可算是把他不良少年的帽子给扣正了,以前也没对哪个同性产生过这样浓厚的兴趣,怎么偏就让王源触发了某个病毒,喉咙里准备发出的声音明明不是这样的,可是看到王源漂亮的嘴唇的时候他居然会有想要摸一摸的冲动。




这真是太奇怪了。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让他探究这个奇思异想的时候,看着王源惊惧的色彩他也知道自己是把人结结实实地给吓到了,王源耳尖都红了,羞愤地憋出四个字:“你耍流氓!”




王俊凯一个没忍住乐得虎牙都露了出来,小傻子用的都是什么过时的词汇啊,他越看越觉得王源好玩儿,心里也没想让王源真亲,王俊凯就是喜欢看他讲不利索话的样子,他继续欺负王源:“你还要不要钱包了?”




王源不让他拧着自己下巴,一脱开就像是躲着流感似的离得远远的,这个出乎意料的动作显然引起了王俊凯的不满,王源居然敢挑战他,王俊凯面色一沉,往前走了两步。




王源背都靠在教室紧关的门上退无可退了还好似要把自己藏起来一样地往里缩,他开始后悔来找王俊凯要钱包了,这个人简直太坏了,他看着对方一步步往自己的方向过来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王源颤颤巍巍地哀求:“我不要东西了……你别过来。”




王俊凯可不这么想,他要是不立一个下马威小傻子都要造反了,他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暴力因子遇到王源就变得格外猖獗,没两下就把王源摁在了门上,用力地堵住了他还轻颤着的唇瓣。




这个带着怒意的亲吻毫无技巧可言,王源在他凑上来的那一刻就开始奋力抵抗,小身板爆发出异常大的力量,牙齿也磕到了王俊凯的嘴唇,但毕竟对方要比自己高上一个头,王源还没挣扎几下两只手腕就被狠狠地握住扣到了头顶。




“别动。”王俊凯的声音混杂着粗重的呼吸,他的额头还抵着自己的,王源听到他语气中的威胁一动也不敢动了,任由王俊凯撬开唇齿席卷来一个疯狂的吻。




小傻子的嘴巴甜乎乎的,王俊凯想起下课的时候那个数学老师分给他一颗水果糖,他也尝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水果的味儿,就是想着王源怎么什么人给的东西都一一收下,就自己的他不要。




王源呜呜地发出抗议的声音,这样亲密无间的舌吻对于他一个菜鸟级别的新手实在高深莫测,王俊凯用力得几乎要把他的下唇咬碎了,王源还没有谈过恋爱呢,他的初吻就这么被王俊凯夺走了。




等他快要呼吸不过来了王俊凯在终于放了手,末了他还吮了一下王源饱满的唇珠,唇面上的甜味儿更浓,王俊凯想,应该是橙子味儿的糖。




然而缺氧和羞耻感把王源的脸都蒸成了一个红苹果,王俊凯满意地看着小傻子被自己亲到当机的样子说,“下次不许躲了。”




王源听到他的话吓得魂飞魄散,怎么还有下次,这个坏人到底要做什么,王俊凯从包里拿出皮夹往王源的裤兜里塞:“瞧你没出息的样儿。”




小傻子脸红得简直不像话。




王俊凯无语,不就是被亲了一下吗,怎么还能委屈成这样,放完王源的钱包朝着他屁股上的软肉捏下去,“听到了没有?”




王源疼得惊叫一声捂住脸,他再也不要看到这个坏人了。




报复的亲吻终于还是在暧昧的黄昏中渐渐淡去,王俊凯也没弄清楚方才怎么就一时冲动对王源做了这么出格的事情,对方怎么也不愿意跟自己一路回家了,连大气都不出一下。




太怂了。




又不会少块肉。




王俊凯看着他死活不肯把脸露出来的傻样觉得王源真是麻烦死了。




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