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

病 07

宛如一只犬句:

01




07




王源找到了抵抗暴政的良方,那廂王俊凯却并不知情,一行人来到了酒店才被告知居然有几间是大床房,王俊凯瞟了一眼王源还云里雾里的样子把两人的身份证递过去要了一间大床房。




“过来。”




王俊凯向他招手,王源扁着嘴跟了过去,看起来心不甘情不愿的。




本来他已经想好了要和王俊凯划好楚河汉界互不干扰,没想到一进房间就傻了眼。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只有一张床!




王源才不要和王俊凯睡在一起,拿着房卡就想下去换,王俊凯阻拦他冷着眼说老师的工作已经很重了你怎么还要给她添麻烦。




“可是……”王源犹豫地看了一眼那张孤零零的床,最终还是妥协了:“好吧……”




他们这回的任务是调研博物馆的展物,大家放好东西就分组出动了,王俊凯这才发现王源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路痴,他老是不跟紧,一个不注意就就走到反方向去了。




笨蛋。




王俊凯抓住王源不让他一个人走在后面了,小傻子固执地把手拔出来,只留一根手指让他拉着,王俊凯觉得王源幼稚透了,自己却不依不饶的重新攥住那个冰凉的手掌。




大概是周末的缘故,地铁上简直挤得比肩接踵,王俊凯把王源圈在一个小角落里,因为没有扶手他握着对方劲瘦的腰作支点,身后的人时不时趔趄一下,把他又往前推了推,嘴唇都几乎要碰上对方的鼻子,小傻子满脸红晕,推着他的胸膛说:“好闷啊……”




“还有三站就到了。”王俊凯抬头看了一下路标。




王源讷讷地晃了晃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在腰侧一掐,说:“别发愣了,注意听哪站下车。”




王源被弄疼了,握着他的手腕不准他胡作非为,王俊凯在耳边说不欺负他了,指尖却反复在那块嫩肉上摩挲,王源痒得泪花儿都出来了,那个人的手所到之处和过了电一样酥麻,还得寸进尺地往上蹭到了其他隐秘的地方,王源扭着身体躲避,衣衫凌乱。




一趟车下来被占足了便宜还不敢出声,下了车王俊凯才发现他脸都快红得冒烟了,王源拽拽他的衣服恳求:“以后别这样了。”




王俊凯看起来很是正派,反问:“我哪样了。”




“就是……就是……”王源觉得太羞人,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来。




王俊凯神色如常,说:“好了,我们赶紧去调研吧,再不去天都要黑了。”




他已经往前方走了,王源纠结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一下午收获倒是不小,就是地方太大了有些累人,两人八点多才回到酒店,王俊凯先去洗漱,王源坐在小沙发里发呆,他想两个人住在一起还要睡一张床尴尬极了,况且王俊凯总是动手动脚。




王源叹了口气,那个人对他做的事情都好古怪啊……




王俊凯洗好了澡就看到小傻子神游太虚的模样,他催促他:“快去洗澡。”




“哦。”王源点点头到行李箱前找睡衣去了,王俊凯吹完头发走出去见他光明正大地背着浴室脱衣服,要说男生住一起这样也没什么奇怪的,然而王俊凯却有些挪不开眼,王源已经把上衣脱了,他可真瘦啊,白皙的皮肤就那么薄薄的一层覆载肩胛骨上,脊椎线凹进去,一直到腰缝处才翘起,王俊凯猜他全身上下也就屁股才有二两肉,可偏偏对方就是留着一条小内裤不脱了,他没瞧见自己要看的地方心烦意乱,这可不是他的错,谁叫王源总有让他想要开发的东西,坐在床沿边逮着王源走过来,恶作剧地一把将那件碍眼的小裤子拽了下去。




“啊!”王源尖叫,慌忙地把裤子扯了回来,王俊凯笑得一脸得逞,他又羞又气,大声说:“你这个变态!流氓!”




王俊凯看了他像馒头一样又圆又白的小屁股心满意足,说:“你怎么骂来骂去就这几个词,开个玩笑还不行啊。”




王源气得说不出话来,瞪了他一眼冲冲地跑进浴室里去了,王俊凯一点也不检讨,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病入膏肓了。




08



评论

热度(767)

  1. 裤裤酱宛如一只犬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