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

依赖成瘾7

炽热与癫狂:



  等王俊凯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本想去王源房间看看他睡了没有,但门是开着的,床还整齐地平铺着,没有人。


  走到自己房间门前小心翼翼地开启了手把,里面乌漆一片。王俊凯房间的窗帘是遮光的,拉上窗帘一丝光线都照不进房内。王源总拿这笑他,说他是不是要偷偷干坏事。


  借着玄关的装饰灯隐约能看到床上是躺着人的。


  ‘这小家伙都几天了还不敢回自己房间睡呢。’




  大概是事情发生地太突然所以感触很深,当看到在床上酣睡的弟弟时,就关掉了玄关的灯轻缓地关上了门,在黑暗中凭着手机显示屏微弱的光源走到床边。


  他现在连衣服都没精力换打算就衣而睡。


  王源似乎是感受到了床身旁那块往下陷,接着被熟悉的触感环进怀里,睁开眼,原来是他哥回来了。


  小脑袋抬起来迷迷糊糊地问:“怎么才回来啊,等了你好久。”


  王俊凯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把手覆在小脑袋上轻轻地按回自己的胸前,“先睡觉。”


  王俊凯已经累死了,突如其来的意外也是头一次碰见。消化起来也不容易,先睡一觉再说。




  早上王源醒得比他哥还早,依旧是保持着昨晚的姿势,可能是靠得太近的缘故让他感到胸口有点闷,想换个姿势却动弹不得。


  昨晚印象中他哥回来的时候都很迟了,等他都等到了一点多,要不是怕他念自己又熬夜他真打算等下去,最后还是乖乖先睡了。等他再有意识是他哥把自己圈入怀的时候。


  才发现他哥居然没换衣服就睡了,没道理啊,明明以往再迟再累也会换。


  偏偏正好调的闹钟响了,王源怕吵到王俊凯就从怀里抽出一只手往床头够手机,只是差一点就够到了,就偏偏差一点,没办法只好动了动身子,却还是把王俊凯吵醒了。


  “你干嘛呢?”王俊凯感觉到怀里的人想离开,就松了松手。


  食指点了下停止,“闹铃响了。”


  王俊凯没再说话。


  “你昨晚什么事啊?”看王俊凯好像很累的样子。


  “思菁姐姐的弟弟出车祸。”


  “啊?那他怎么样了?”王源吓地立马坐了起来。


  “死了。”


  一问,原来是喝醉了酒,把女朋友送回家后骑着他的改装车在高速公路被轿车撞翻了。




  陈思菁是王俊凯的高中同学,玩得很好的一帮朋友中的一个。以前王俊凯带他玩的时候时常会接触到她。


  她有个跟王源一样大的弟弟,但是很叛逆。抽烟打架是常有的事,最头疼的是他还有个改装电动摩托车的爱好。


  好在姐弟俩感情还算不错,多少也会听一点姐姐的话,只是表面敷衍大数无用,无奈只能由着弟弟毕竟管不住。基于护弟深切,在父母面前兜住不少事。


  王源和他见过一次面,没什么交流,看起来倒不像是有劣气的人。那时陈思菁常跟王源说如果她弟能有他一半懂事就好了,所以很喜欢王源,也因此王源回回见她都乖巧地叫声思菁姐姐。




  陈思菁接到噩耗的时候慌乱地不知所以,因为爸妈都在国外公干,该死的时差昼夜颠倒打了紧急电话根本没人接,无奈只能打给几个交熟的朋友一起帮忙,王俊凯就是其中一个。


  这还是王俊凯头一次直面这种生死,这和以前陪同父母去殡仪馆悼念逝者完全是两种概念。


  都是有弟弟的人,王俊凯自然能感同身受,像这种危险的事从王俊凯懂事以来能让王源避免就尽量避免。


  他该庆幸的是虽然弟弟有时候总开玩笑说自己要叛逆期了,但还算是个安守本分的乖小孩。比起攸关生死的事,偶尔替王源操心的繁杂琐碎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那思菁姐姐怎么样了。”


  “受到不小打击,另两个姐姐陪她回家了。”


  “那你呢?会不会怕?”


  “挺吓人的。”


  王源把手绕到王俊凯的后背,像安抚小孩子一样轻轻地拍着替他去惊。


  王俊凯不理解:“你干嘛?”


  “哄你啊,小时候你也是这么做的。”


  本来这一举动在王俊凯看来是挺滑稽的,但现在他笑不起来,心里五味杂陈的。


  盯着他看了半天,把王源都看不好意思了,“你干嘛这么看我?”


  “其实你还挺乖的。”


  “那必须的。”这小家伙果然不经夸。


  “以后也要。”


  “好。”


  王源知道王俊凯此刻在想什么,他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他都知道。




  “那你还要再跑一趟吗?”


  “不用了,她爸妈已经订了最快的航班回国了,我们也没经验帮不上忙。”


  “唉,生命好沉重啊,生死真是一线间。太可惜了,才正值青春年华,我以后还是悠着点。”王源的悟性又提高了。


  “嗯。”


  刚从叹息中恍过来,才想起时间来不及了,“哎呀,要迟到了,今天还有课呢。”


  王俊凯算了算时间,自己开车送他去应该赶得及,“你快准备一下,我送你去学校。”




  王源火速打理好自己后就跟着王俊凯出门了,车没开多久王俊凯就先停靠在一个地方,去面包店买了三明治和牛奶。


  “早餐要吃。”就递给了王源。


  王源瞧了袋子里的东西发现只有一人份,“你不吃?”


  “不吃了,回家还要补觉。”


  ‘提醒自己要吃早餐,自己又不吃。’


  等到了学校时间刚刚好,王源正准备要下车就被叫住,“放学了早点回来,今天我有煮。”


  王源听着这话像是妻子对丈夫的交代,这想法把自己给逗笑了。


  调戏一下他哥,“在家乖乖等我回来宠幸你。”看他哥要吃人的样子补救了一句,“...的大餐。”


  “放心,还会给你准备额外甜点。”


  “哇,你除了会做饭还会做甜点了?”看来平时没少从母上那偷师。


  “家法。”


  “...”




  不得感慨下,自己也算是被他哥从小唬到大,可谓是心灵上的身残志坚了...


<<<< 




有关联


不狗血



评论

热度(14)

  1. K炽热与癫狂 转载了此文字